您当前的位置 : 客家新闻网 > 客家 > 风情客家

中国名家诗人全南采风行之组诗《行吟全南》

2019-11-05 20:01    来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桃江夜景

  早听说,桃江是用色彩把全南县城切成两爿的

  今夜走了一遭,才知此言不虚

  桃江,先是从天上拉下几十条彩虹

  全部捋直,粘上河岸

  再借来天龙山的繁花,泼满岸上所有的高楼与商厦

  桃江很聪明,因为她知道自己是镜子

  她一边泼,一边就把所有的色彩都回收了

  所以她就用色彩,轻易地剖开了一个城市

  她早就知道,一个向往春天的城市对于流光溢彩是没有抵抗力的 

  现在,连桃江里的鱼都开始五彩缤纷

  鱼是岸上人的倒影

  岸上人在跳广场舞,优美的舞姿一律模仿桃江的波纹

  我沿江走了一遭,才知道色彩对于这个城市的意义

  在一个开放与多彩的时代

  一个山区小城,也不能不花心了

  所以,城市隐秘的心思,就在夜里

  被桃江切开了

  风走天排山

  如今看来,每阵风走过天排山,都得

  趔趄五十下

  每阵风,都要留下买路钱

  五十架风力发电机选择此地做了绿林好汉

  发现这里的风,富得流油

  而且风,没有风险意识

  你看,云躲开了,鸟逃离了

  只有风大摇大摆,好像旅途很安全似的

  好像海拔千米,不值一提

  一部分风终于倒下,被迫押入电线,押往城市

  接受电灯与电机的体检

  这部分风一年接近两亿度,风的损失真是大了

  或者说风的贡献真是大了

  我到山顶的时候,恰好风停

  看风机,也纷纷收了手中的三叉戟

  我的感觉是,这一刻,风瞅准了难得的机会,试图

  谈判休战事宜

  而五十位绿林好汉则含笑沉默,不予谈判

  他们很自信,知道自己

  是在替天行道

  雅溪古村,看车马灯表演

  家仆推车,一路跳跃双脚

  戴官帽的老爷骑马,则一路念词

  台词很清晰,都是夸赞当前国家的农村政策好

  台下听众都认为,这种穿越,才是真正的历史

  那位缺牙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问她,才知高龄已一百零五

  她指台上说,演得好演得好,她那口气

  用的是民国口吻

  老太太在各个年代掉落的牙齿

  现在都开出了红豆花

  农村土壤的肥沃,都是政策浇灌的

  这一点,老太太不说,我也知道

  历史使这个村子彻底翻身,旅游又给家家户户送来活钱

  村子坐上了车,又骑上了马

  生活真是一出好看的戏

  这一点,老太太就是一个证明,她每天都来看戏

  专家说台上演出的“车马灯”,是当地历史文化遗产

  我说,不对

  它是现实

  它比一百零岁活得更长久

  江西瑶寨的花棍舞

  幸亏花棍舞的气场很大,空间限制不住

  幸亏花棍脱胎于瑶家的点兵棍

  特点就是招呼千军万万马

  你看,天雨,本来姑娘们是在瑶家大舞台演出的

  现在只能移师室内

  决定在天花板下面,搅动风云

  别小看这根短棍,它气场真的很大

  我告诉你它来历:起初是

  保卫瑶山的点兵棍,后来演变为饮食生活的粑棒,再后来

  打入艺术,成为花棍

  这根棍子政治、经济、艺术三结合

  这根棍子一旦转动,一个民族

  就在了!

  姑娘们说很抱歉,说在室内施展不开

  但是下列舞蹈的标志性动作,都像花一样一朵朵盛开了:

  丰收舞、狩猎舞、农事舞、祭祀舞、生活舞、节庆舞

  这根棍子一旦转动,历史

  就在了!

  就跳到这里吧,姑娘们

  我终于相信,凭一根棍子就能大闹天宫的故事

  绝非神话

  醉氧全南

  一只山雀指着我说,他醉氧了

  一只松鼠指着我说,他醉氧了

  遍野的山茶花与茉莉花,都抖动着花瓣作证

  他醉氧了

  我真的醉氧了

  在江西全南县醉氧,这是我不曾料到的

  在这个东经一百十四度、北纬二十五度的地方

  我与森林、氧气、闲暇的情趣

  一起坐在天龙山上,坐成同一种摇摇晃晃的心境

  借着这种心境,我甚至

  邀请曾经到过这里的王阳明,盘腿相对,再次举酒齐眉

  我知道他也在诗句里对天龙山赞不绝口,也认为

  这里的空气可以拿来下菜

  因此我与他对酌了整整一天,把酒杯,碰成

  叮叮当当的诗的节奏

  实际上,你猜出来了,这都是我的幻觉

  因为,我醉氧了

  氧气以风的样式,把我吹成了一枚摇摇晃晃的山雀或者蝴蝶

  都说全南是江西的南大门,却并不知

  这大门一开,迎面的风,会是这般清新

  都说全南矿产有名,那是钨矿、稀土、萤石、瓷土

  却并不知,这些矿产的外包装,全是

  花草、山泉、野兔与蜜蜂

  我摇摇晃晃地行走在全南的溪流与花草间

  一脚踩在云里,一脚踩在雾里

  有时候,我想抓一根拐棍在手里,却不料

  摸着的,却是一条桃,于是

  晃悠得更如波浪

  没想到全南的含氧量这么高,以至于

  我大醉三日不曾醒来

  我愿意把所有的诗人朋友都叫来这里的天龙山与梅子山

  大家一起醉氧,一起摇摇晃晃

  过一回诗仙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瘾头

  是啊,说到底,醉得深的才叫文学

  事情就是这样

  一只山雀指着我说,他醉氧了

  一只松鼠指着我说,他醉氧了

  遍野的山茶花与茉莉花,都抖动着花瓣作证

  他醉氧了

  我醉氧了,此话当真

  只因为,这世上,能够醉氧的所在越来越少了,所以

  我今番的摇摇晃晃,才弥足珍贵

  那么,就请记住:那个东经一百十四度,北纬二十五度的所在

  那里有二十一万健康而幸福的同胞

  请记住王阳明曾经在前面走,而当代诗人,愿意在后面

  紧跟的地方

  那是一首抒情诗的真正入口

  还请记住,是一只醉得不轻的蝴蝶

  在最前头

  带路

[责任编辑: 刘君]
推荐新闻
合作热线:0797-8122029 新闻热线:0797-8101732 投稿邮箱 gzkjxww@163.com 版权电话:0797-8101732
版权说明 联系电话:0797-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 WWW.NEWSKJ.COM